您的位置:首页> AR/VR
华强北新风向来了?电子烟“带病”起飞!
发布时间:2020-08-08

  熟练地在一个黑色的烟杆中装上预注油的烟弹后,陆泽浩将这个与移动硬盘外形极像的东西放入口中轻轻一吸,一秒钟后,吐出一股肉眼可见的白色烟雾。这个吸电子烟的动作与他此前抽传统香烟相比,只少了点烟的步骤。

  在深圳华强北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店内,陆泽浩在货架上摆了一排排各种牌子的电子烟。2017年底,他接触到电子烟行业并开始代理销售,此前,他主要从事手机配件行业。

  一套电子烟包括带电池的烟杆和烟弹(一般配2-4个),价格200-400元不等。电池可以充电循环使用,烟弹用完需要单独再买,一个烟弹的价格大约为30元,吸完一个烟弹相当于吸2-3包传统香烟。“电子烟不用点,因为设计时采用了气流感应开关,与传统香烟比,最大的区别是成份和口感不同。”陆泽浩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在华强北,销售电子烟的店铺不仅陆泽浩一家。出售电子烟的广告牌随处可见,此前卖手机壳、电子元器件的柜台也开始转售电子烟。

  同样多起来的还有新的电子烟品牌、挤入该赛道的创业者、风投调研电子烟项目的次数以及电子烟项目融资成功的案例。

  从上世纪90年代的BB机、大哥大,20世纪初的功能手机,到两年前因比特币暴涨而催生的矿机,再到今年的电子烟,作为中国电子行业的晴雨表,华强北的每次一“流行”都预示着资本市场的一次“疯狂”。

  “2017年我接触了一些投资公司,2018年则是蜂拥而至。现在市场的反应我觉得可以用‘到那个时间点了’来形容。”精盐科技创始人刘济辉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说。

  刘济辉所说的“那个点”与创投圈里的“风口”相同。2019年,电子烟行业成为创投圈出现的第一大风口。

  “电子烟创业公司获融资项目数量增多,新兴品牌出现频率增高,都预示着风口的到来。”博派资本合伙人李欧成称。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今,国内共有10余起融资事件,比过去3年的总和还要高,总融资额达数亿元。今年1月,更是有FLOW福禄、YOOZ柚子等多家电子烟品牌扎堆发布。富国证券预测,2019年电子烟市场规模将达到90亿美元,线下渠道销量将占总销售量近70%。

  也有不跟风者。天图资本就出于道德风险和政策风险的考虑而没有积极出手。目前在国内,电子烟监管基本还处于空白状态,也没有正式颁布电子烟的国家标准,几乎所有从业者与投资者都认为,这些都是电子烟行业未来将面临的挑战。

  市场“起飞”

  三年前,刘济辉从英国曼彻斯特搬到了深圳南山区,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创业。这一次,他决定从研发开始,做针对中国市场的、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

  在此之前,刘济辉有6年的烟草行业工作史。2010年毕业后,他进入一家主营业务为烟油的公司,负责海外市场。三年后,刘济辉首次创业,将公司地址选在英国曼彻斯特,主要代工欧美的一些烟油品牌。

  2016年,在一个国外的电子烟展会上,刘济辉接触到一家北京的风投公司,其合伙人建议刘济辉回国创办一家针对中国市场的电子烟公司。“说实话,这个决定不好做,当时我在英国的公司做得不也错,已经开始盈利了。纠结了七八个月以后,最后还是回国了。”

  在刘济辉看来,他最终决定回国重新创业的原因是电子烟在中国市场环境表现出的那种即将“起飞”的状态。“2014年到2016年,是市场教育铺垫期,电子烟在消费者心里的认知开始形成。同时,新的电子制造技术有了突破,人工合成尼古丁盐让小烟更接近大众消费者。我们希望参与到变革里面来。”

  从2016年开始,在新的电子制造技术的推动下,新一代电子烟(小烟)像电子产品一样开始流行。在小烟中大致可以分为IQOS(加热不燃烧)和烟油两大类。IQOS采用的是加热而非传统燃烧烟草的方式,而烟油电子烟使用的是雾化器将尼古丁盐等混合液雾化成蒸汽。

  刘济辉看中的正是烟油电子烟。2017年,精盐科技用一整年的时间来做雾化器研发。“2017年底,大量的互联网公司、资本市场开始涌入,当时我们觉得不能再等了,必须要推出产品,所以在2017年底时,我们开始做产品研发,2018年下半年推出第一代产品EVOVE。”

  面对即将开始起飞的电子烟市场,敏感的创业者和大胆的风险资本,争相跳入。

  2019年年初,罗永浩在“聊天宝”发布会上为一款名为FLOW福禄的电子烟打了广告;5天之后,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与黄太吉创始人赫畅宣布推出YOOZ柚子电子烟。今年1月,Wel鲸鱼轻烟完成Pre-A轮千万元融资。2月底,益爽科技获千万元天使轮融资。3月,RELX悦刻完成新一轮融资,VPO微珀完成千万元人民币Pre-A轮融资。

  风口背后,是这个行业巨大的潜在市场。

上一篇: 微软收购跨平台移动开发公司 Xamarin 寓意何在?
下一篇: 专访戴尔CIO:站在PC巨头转型背后的女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