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AR/VR
如何走好科技成果转化之路,专家学者汇深探讨
发布时间:2021-01-24
[ 导读 ] 我国科创事业面临科技创新资源分散、重复、低效,科技投入的产出效益不高,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实现产业化、创造市场价值的能力不足,科研人员开展原创性科技创新的积极性还没有充分激发出来等问题。

近日,国家科技传播中心成果转化高端人才训练营在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正式开营。本次训练营由中国科协科技传播中心主办,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力合科创集团有限公司联合支持,旨在汇聚高端科技成果转化人才,筹备建立相关行业协会,推动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业发展。

中国科协科技传播中心主办此训练营,希望通过汇聚科技成果高端人才,共同探索解决我国科技创新资源分散、重复、低效,科技投入的产出效益不高,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实现产业化、创造市场价值的能力不足,科研人员开展原创性科技创新的积极性还没有充分激发出来等问题,收集意见,总结成果,为中央和国家提供政策性决策支持。

挖掘丰富科创资源

我国拥有丰富的科技创新资源。中国对科技创新高度重视。在研发经费、国际科技论文、专利数量、人才队伍和科技进步贡献率五个方面整体实力提高。据悉,中国全社会研发经费支出17600亿元,位居世界第二,超过全球研发支出的20%。

2017年,联合国出品的全球创新力指数报告显示,中国创新力指数近年呈不断上升趋势,排全球第22名,比2016年上升3名。

在基础研究领域,面向世界科技前沿,中国实现多点突破。第一、瞄准世界科学前沿领域进行系统化、前瞻性部署,例如实施蛋白质、量子调控、纳米、发育与生殖、全球变化和干细胞等重大科学研究项目;第二、取得了比肩世界先进水平的重大成果,例如成果发射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悟空号”、全球二氧化碳检测科学试验卫星;第三,建设了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大科学装置,例如世界最大单口径500米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发射成功。

原科技部秘书长、党组委员、科技日报社长、现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协会理事长、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张景安指出,面对国家重大需求,以下领域必先“后发先至”:载人航天、探月工程、卫星导航、超级计算、量子通信、深海探测和资源勘探。面对经济主战场,若干重点产业规模和技术实现突破:移动通信、航空制造、高速铁路、新能源汽车、半导体照明、能源电力和高端设备。张景安理事长强调,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国家创新体系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突破口。

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初露弊端

成果转移转化重要性不言而喻。先进技术代替落后技术,是人类发展必然趋势,而成果转化是创新发展的重要环节之一。高校与科研机构的技术不能向企业流动,就是纸上谈兵;企业不和高校及科研机构合作,则很难得到前沿技术信息。

不可忽视的是,当下,我国科技成果转化工作暴露出多种问题。如技术转移存在信息不对称、激励机制不完善、多方信任机制搭建难、缺少良性生态链等问题。

张景安理事长认为,我国多数技术转化机构专业化水平不足 ,需要向差异化、精细化、高档化方向转变。

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技术转移办主任樊华认为,我国没有建立良好的信任机制,真正有内涵和价值的信息未能实现对称,成果转化效率低下。此外,我国缺乏一批既懂科研、又懂得技术产业化的成果转化专员人才,应当建立合理有效的人才激励机制。

原深圳科协主席,现中国源头创新百人会秘书长、中国科协(深圳)海外人才离岸创新创业基地CEO、深圳市太空科技投资有限公司CEO周路明指出,我国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率低,部分问题出在高校和科研机构上。高校科研机构产出的科技成果实用性不强,实际应用效果不好,造成了学术资金、人才资源、社会资源的浪费。

汇聚专家学者,积极建言献策

会议现场,与会者围绕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如何健康开展、贯通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提高从业人员产学研合作认知水平建言献策。

顶层设计助力搭建科技成果转化政策体系正在收到成效。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副院长陈伟坚教授指出,在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来自国内外的科技成果转化高端人才汇聚于深圳恰逢其时。特别是本月,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要再推广一批促进创新的改革举措,更大激发创新创造活力;强化科技成果转化激励,允许转制院所和事业单位管理人员、科研人员以“技术股+现金股”形式持有股权;引入技术经理人全程参与成果转化;鼓励高校、科研院所以订单等方式参与企业技术攻关。

强化载体实力,树立科技成果转化支撑。张景安理事长为我国科技成果转化机构提出三点建议:第一,需要具备决心和好的思想,推进技术转化进程;第二,什么都想干,等于什么都干不好。成果转化工作需要向差异化、精细化和高档化方向转变。;第三,成果转化机构和专员需要具备超前服务意识,研究区域性技术,具备全球视野,推动当地行业起飞发展。

开拓新模式,创造新价值。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技术转移办主任樊华透露,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正在摸索和开拓技术转移新范式,以推动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和技术转移体系建设。借由区块链技术,以“去中心化”和“共享经济”为特色,做好产业链数据的“确权”和“溯源”,完善信任机制。目前试点项目已经开展,覆盖医疗健康和大数据领域。樊华说:“我认为,科技成果转化,只有 ‘去中心化’的机制才能做好,才能让每一个创新产业链条上的人找到自我定位,达成共识。”

周路明提出,应建立以产业需求为导向的成果转化模式,以需求倒逼技术创新,这是对传统成果转化模式的颠覆。如果把技术本身当做科技创新的全部,把技术实现当做科技管理的终极目的,这就出问题了。

上一篇: MWC2019:TCL三种形态折叠手机在曝光亮相
下一篇: 我国移动互联网市场未来竞争趋势预测